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奸玩小秘书
奸玩小秘书
「肖总您好,我叫屈燕,是新调任的总经理秘书。」说着朝我们一笑,微微鞠躬,伸出手来和肖总握手。却不理我。

  这个骚货,还挺傲慢,知道我官不大就无视我。不过这样我更喜欢,征服一个看不起我的人,那种爽的感觉是加倍的。

  「这位是营销二部的陈经理。」老闆的太子说着指指我。

  「你好。欢迎来到我们肖总这一组。」屈燕微微一笑,半天才握住我伸出的手。

  「陈经理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是我最信任的人。」肖总说。

  看来肖总也看出了她的傲慢。赶紧敲打她。

  屈燕看到肖总跟我亲密地拍肩膀,惊奇得赶紧换了脸色,变成一灿烂的笑脸。

  握住我的手摇了摇。

  我握住那只柔嫩的有着修长手指的手,抓在手裏慢慢地把玩,品尝,感觉还不错。

  我玩弄了很久才鬆开屈燕的手,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打量起屈燕来。

  屈燕高挑的身材,虽然没有模特那样的比例和曲线,也算得上窈窕曼妙,腿也长。

  屈燕的皮肤光滑,虽然没有李露还麽白,毕竟没过三十,还化过妆,一头漂染了有一点栗色的头髮,披在肩上,一双丰满的嘴唇用口红涂得好像两片花瓣,带着一副细边眼镜,显得时尚又干练,比起李露来更时尚更都市化,她穿了一件条纹的衬衫,乳白的奶罩若隐若现。下身是一条米黄色的短裙,使我热血沸腾的是她穿着一双薄薄的咖啡色丝袜,配上白色高跟皮鞋,性感十足。

  丝袜美女……我盯着她的腿,贪婪地看着,刚刚才在那个手下女文员的身体裏横行过的肉棒又开始充血了。

  就座后,我坐在屈燕的对面,盯着她短裙深处,那裏光线不好,凹凸的神秘地区若隐若现,越是这种神秘感,越让人心潮蕩漾。

  肖总把屈燕带到总经理办公室,给她介绍了一下工作,然后就说,「具体其他一些事宜,请陈经理跟你介绍,我有个会要马上去。」说着,肖总给我使了个眼色,说「陈经理,屈秘书就交给你了。」好。我窃笑着答道。

  肖总出门把门关好了,他一走,我就急不可耐。

  「屈小姐,我现在再跟你介绍一下吧,」说着就走了过去。

  屈燕靠在我的身旁看着我手裏的文件,我嘴上在说工作,眼睛早盯着她衬衣的胸上的口子裏了。

  屈燕的奶子没有李露大,一般身材高的人胸都不是很大。

  我让屈燕弯下腰趴在桌子上看文件,自己起身站起来了,我踱到她身后,尽情地欣赏她那高高翘起的被裙子紧裹的屁股,还有那双长腿,看着看着就入了迷,鸡巴也硬得似铁一般。

  我把头凑到她屁股,腿上面,闻着那迷人的芳香。

  我把自己的下半身靠上去,贴着她屁股用一个后入式的姿势就站在了她的后面,她全然不知。

  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肥臂上,缓缓游走,抚摸。感受着一个大个子女人的柔情。

  屈燕一把抓住我的手,转过身来,一脸怒气。

  「陈经理,请你自重!」哟,还跟我装正经,骚货!我心裏骂道。嘴上说,「怎麽?害羞了?有什麽大不了的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别跟我装了。

  秘书是怎麽回事你还不知道吗?」说着就猛地一挺身把屈燕挤在桌子边上,「你……」我越来越大胆,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已经在她胸脯上了。

  「嗯……木瓜奶子,挺有手感的嘛,要是不隔着文胸那就更好了。」说着就把手从她露出的乳沟裏往裏滑。

  「要是肖总知道你对他的秘书如此无礼你猜会怎麽样?」屈燕见硬的不行来软的。不过,哈哈……我理都没有理她,鼻子凑在她的乳沟上闻着她的乳香,那只滑向她奶罩裏的手已经开始揉搓那团嫩嫩的肉团了。

  啊……屈燕发出一声低声的哼哼。

  「嗯……质感不错嘛。」「刚才你也听见了,我是肖总最信任的人。知道什麽是最信任吗?」我把她腰上的我的那只手抽回来,开始解她衬衣的小扣子。

  「以屈小姐的聪明,不会不懂做人吧?啊?」我把嘴伸向她的嘴,就要和她接吻。

  屈燕把脸一转,不让我亲。

  不亲就不亲,有的是地方让我爽。

  我把另一只手伸进屈燕那敞开的胸脯,穿过她的奶罩就和另一只手一起双管齐下。

  我有节奏地揉着那对可爱的小兔子,时慢时急,时轻时重,弄得屈燕娇喘连连,怎麽也压制不了自己的呻呤,痛苦地挣扎着。

  屈燕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我的,妄想拉开它们,当然是徒劳的,越是这种抗争越激起男人的沖动。

  我解开了屈燕白色乳罩的扣子,那两块白布应声坠落。

  奶罩脱离的同时,我一声激动地呻吟,啊地一声一口叼住了屈燕的的小半个奶子。

  温暖的嘴裏感受着屈燕那些许发硬的奶头和一截软软的肉,扑鼻的女人体香乳香沁人心脾……我用舌头拨弄着那半瘦半肥的美肉,手裏还握着另外一个,感受一种原始的沖动和女性柔情的满足,。一阵猛烈的舔咬揉搓,把她两个奶子的温暧,柔软,挺拔尽收手中。

  「……别有一番风味哦。」「不要……陈经理!」乳头的剧烈刺激让屈燕大声叫起来。

  我鬆开嘴裏含着的屈燕的半截乳房,那上面留下了我的一圈厚厚的口水。

  然后又有些不舍地用舌尖舔了一下乳头。

  「你想让整幢办公楼都来看我们吗?」我望着屈燕问。

  屈燕羞得一脸通红。

  还是要我用什麽东西堵住你的嘴?嗯?我淫笑着神秘地说。

  屈燕变得委屈可怜起来,甚至有些轻声的啜泣,在她面前这个比她还矮一点的小男人面前。

  「陈经理……别那样好麽?」哼!还嘴硬,明明是求饶的态度了,却还嘴上不肯说。

  我抓住她的一只手往下拉,隔着裤子摸我硬得如铁一样的阴茎,说,「你把我的鸡巴弄硬了,要我饶了你,那就把它弄软下去吧。」「啊……这……你……」哼,小骚货,理解能力很强嘛,还跟我装。我心裏想。

  「要让我的鸡巴软下去那只能让我射了。你要用上面的还是下面的嘴?」「陈经理……你……放过我吧!」屈燕终于求饶地说。

  「哼!刚才还挺傲慢,还跟我装逼,说!还敢在我面前给我脸色瞧吗?你个贱人!」啪的一声,我打了屈燕一个耳光。

  屈燕捂着脸,委声说,不敢了。

  「嗯……不插进去可以,不过让我摸摸过过瘾总要答应吧。」屈燕捂着脸沈默了一下,最后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哈哈,那就好了。既然她自己都同意了,这下我可以放开手脚弄她。

  我一蹲下身子就抱住屈燕两边丝袜长腿,上上下下放肆地摸着,舔着。

  我把屈燕的腿夹在大腿裏,让她那包着嫩肉的丝滑的长筒袜揉搓我的鸡巴,感觉就像在侵犯她的身体一样。

  我把手伸到大腿末端丝袜的顶端上,钻进她的丝袜裏抚摸她的肌肤,又隔着薄薄的丝袜舔她。屈燕的丝袜上留下了一团团口水印,像被射上去的精液一样。

  我掏出大鸡巴一下一下让龟头顶着那细滑的丝袜摩擦着,就像顶着女人的阴道内壁。

  感觉爽极了!

  最后我的手指抓住屈燕大腿深处那被紧身的内裤包裹着的高高隆起的阴埠,揉搓那团小小的嫩肉球,抚摸它的裂缝,抓住那窄窄的布条用力地勒屈燕的阴道缝。等我玩够了后,才把两根手指慢慢地从旁边滑入内裤裏面。

  我摸到了屈燕那肉蚌上茸茸的阴毛,再往下一点,就是那娇嫩柔软的阴唇了。

  我的手指拨弄那片小小的肉片,屈燕痒得边叫边弯下腰来,手也抓住了我的手。

  我哪裏会停,我让中指的指肚一点一点慢慢地逼进屈燕的小穴,让她完完全全地感受一次入侵的过程。

  我的指头渐渐深入,温度和湿度也在一点点地增加,屈燕已经痒得受不了了,张大着嘴哼着,两条长腿也用力夹着,让她的小穴更紧了,这让我中指的探索过程更加韵味。

  我没有继续深入,把夹在屈燕肉避裏的中指停住了,拇指开始轻轻地拨弄那穴口上的阴蒂。

  我搓得越来越快,明显地感觉到那颗小小的肉头变硬了起来。

  几秒中之后,屈燕的小穴裏涌出一股小小的泉水,随着我中指的钻探,那爱液湿透了我的中指指肚。

  屈燕一边享受着我的挑逗给她带来的强烈刺激,一边使劲地压制着分散着这种刺激,道德的枷锁正在和原始沖动发生着激烈的矛盾。

  我把中指轻轻地抽出来,举到她眼前。

  屈燕转过面,不愿看我的战利品。

  「含着它。」我命令道。

  屈燕不肯。

  「不服从我,想让我对你不客气吗?」我威胁她。

  屈燕慢慢转过头,微微张开嘴,我把指头伸了进去。

  在屈燕的嘴裏就像在一个大点的肥厚的肉穴裏一样,同样是柔软,温暖,湿润。

  我用手指在她的嘴裏搅动,让屈燕充分品尝吸收自己的爱液的同时,尽情享受她的嘴。

  看来要让屈燕帮我口交也不是件难事。

  我再次把手指放在屈燕的阴蒂上,充分地刺激了一次,屈燕脸色绯红,忍不住用大腿有意无意地摩擦我的鸡巴。

  我一时激动,把她抱起放在桌子上,就把头伸进了她的裙子裏。

  我施展着口技,把屈燕那性感成熟的肥逼舔了个够,舌头钻进她的小穴裏一阵搜颳,牙齿轻轻咬她的阴蒂,让屈燕轻轻地痛得叫一声……屈燕则时而埋下头,时而兴奋地擡头叫喊一声,手捧着我的头不知是按下还是拉开。

  真受不了了!

  我一把扒开遮挡住那小小洞口的内裤底,掏出鸟枪就準备进到屈燕身体裏去。

  龟头刚伸到大腿边,屈燕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噢,真他妈扫兴!

  我的兴緻骤减,屈燕慌乱从桌子上下来抓起电话接了。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下身一边调整刚才由于激动而变了的声音。

  「哦,嗯……好的……你也要按时吃饭哦。别饿坏了身体……」屈燕在电话裏说。

  「男朋友吧?」屈燕没有作声,整了整衣服,又捋捋淩乱的头髮。显得很后悔很惭愧。

  【完】